初年しと‘Echo’しと

"恒星的一生是对自身重量持久,拼死的反抗。而最终这反抗必然走向死亡。"

每一个瞬息和突然的愿望

关注的一个po突然停更了,也许 她换了地点,只是弃博了,这是往好的想,希望如此。她在lofter里最后的文字停在 17年,我没有记得具体时间,抱歉。文字大概意思是,因为抑郁症撑不下去了,写了很长的话鼓励她,不知有多少力量,大概微乎其微吧。无能为力。无论是文字还是语言,说出来的要活下去的理由远远不够。作为一个普通人曾经的轨迹和鲜活戛然而止,会有多少人记得存在过的那个人。我突然奢望她可以回复我:我已经好起来啦!谢谢你 其实无论她回复什么,是一个标点符号也好,什么都好什么都好,突然有这么一个愿望。 高中时的朋友,在两人读大二时对方因为癌症去世,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我爱你,再见。那个时间是是3月10号下午4点左右,或许我记错了,反应过来再追上去问"等等,再等等我呀!"已经来不及,我知道他总是高烧昏迷。他在今年3.20 11:30去世了。 已经过去半个月,一切都变得模糊,没有见上他最后一面,总觉得一切都是梦。拍拍脸还能疼的醒过来。或者像他与我两人陌路,我们约好一辈子不见。好的坏的不再分享,等到黄泉路上,我们再和好。 我还可以这样想。其实也不那么难过啦,我总是可以自我催眠自我欺骗的。 我也希望他可以突然告诉我,骗你的,吓坏了吧! 这就是另一个突然的愿望。 我很开心,假的。

评论(1)
热度(3)

© 初年しと‘Echo’しと | Powered by LOFTER